香江炎夏悼曾基

鄧樹雄

曾基(曾澍基教授)是我在浸會大學(前身為浸會學院,於1994年10月升格為大學)經濟系共事最長的同事。他從1985/86年度起到2009/10年度,效力浸大經濟系長達二十五個學年之久。我於加拿大完成博士課程後,於1980/81年度重回浸會學院經濟系,並於1984/85年度出任該系系主任。曾基於1982年秋完成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經濟學碩士課程後,曾短暫的在浸會學院經濟系任教數月,故我那時亦已認識曾基,其後曾基到某大銀行任職經濟師。我們非常幸運能邀請他於1985/86年度再次加盟浸會學院經濟系,開展了他在浸會大學長達25年的教研事業。他其後於1988/89年度申請學習休假(study leave ),重回曼徹斯特大學進修經濟學博士課程(其博士論文專攻中國宏觀經濟問題),並於1990年考取博士學位。曾基從學運領袖轉往商界,再進入學術界,以其紮實的哲學修養及重視實踐和關注社會民生的理論研究,走出了一條獨特的學術道路。

曾基心思慎密,富宏觀視野,先後參與浸大經濟系應用經濟專業及中國研究經濟專業的課程設計。該兩學士課程先後得到國際學術評審議會審批通過,這是當時浸會學院未升格為大學前開辦學位課程必經的嚴謹評審程序。曾基全程參與,貢獻良多!特別是他取得有關中國金融的博士學位後,壯大了經濟系有關中國經濟的教研實力,可見他除了追求自己的學術興趣外,更配合經濟系的長遠發展。事實上,浸大經濟系的中國經濟研究,在本港及海外亦薄有聲名,不能不歸功於曾基及一眾研究中國經濟的同事。浸大經濟系的碩士及博士研究生課程亦以中國經濟為主。當年曾基指導經濟系第一位碩士生鄭毓盛,傾囊相授,並一同於期刊發表學術論文。鄭毓盛博士剛於本學年當上浸大經濟系系主任,足見學術承傳,曾基亦堪足 告慰矣。

曾基醉心研究,在下列幾方面尤為突出:
(一) 對港元聯繫匯率制度的研究
港元聯繫匯率制度對香港極其重要,但本港學術界經濟學者真正認識此制度的不多,卻誇誇其談。曾基是本港經濟學術界少有的一位熟悉及研究此制度的專家。1983年9月港元急瀉時,他是某大銀行的經濟師,故印象深刻,由是開展了他對港元聯繫匯率制度的深入研究。他於1996年應香港政策研究所之邀請,作有關港元聯繫匯率制度及政策的顧問研究。他發表的研究報告,可說是一份最完整、最詳盡及最具創見的有關港元聯繫匯率制度的研究報告,有助特區政府應付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對港元的衝擊。曾基更適時在《明報》思潮版發表多篇討論貨幣發行局的專題文章,讓各界正確瞭解港元聯繫匯率制度,貢獻甚大。曾基其後多年於多份國際學術期刊發表論文討論有關港元聯繫匯率制度面對的問題,而多份由國際著名學者或學術機構主編有關匯率制度改革的專題文集,有關香港部分多邀請曾基撰文,足見曾基已被國際公認為港元聯繫匯率制度的專家。此外,他出任外匯基金諮詢委員會轄下的貨幣發行委員會委員前後長達14年之久,亦屬極其罕見,足見其專業水平深受政府重視。

(二) 對經濟體制改革之研究
九十年代前蘇聯東歐政治集團瓦解,成員國紛紛從計劃經濟轉向以市場主導的西方資本主義經濟體制,但如何轉變則眾說紛紜。歐美經濟學者,特別是美國經濟學者,多倡一步到位、全方位開放的「震盪療法」,另一派則倡「漸進療法」。曾基屬後一派,他於1996年在學術期刊發表題為 “Against Big Bang in Economic Transition:Normative and Positive Augments”, 1996 , 20(2):183-193的論文,從多角度分析「震盪療法」之不足,為「震盪療法」與「漸進療法」的大辯論提供一理性分析,深受各方重視。曾基亦發表多篇學術論文,深入研究中國金融體制改革。

香港重視商業經營,強調市場主導,影響了大專的經濟學課程。現在各大學多只提供商業經濟學專業課程,而傳統的經濟學課程式微,更少開設如經濟思想史或比較經濟制度等科目。學者的研究重點趨向抽象的數理模式和計量分析,以迎合歐美學術期刊的口味。因此,本地大學會培養出對現實經濟情況不甚了了的所謂世界級學者。曾基並沒有依循這一模式,他是香港少有的政治經濟學學者,有紮實的哲學根底,重視經濟體制和政策研究,抗拒美國標準,強調經濟學要回歸到政治經濟層面,難怪港英政府及特區政府非常倚重他。他出任各個諮詢委員會年期之長、範疇之廣、責任之重與貢獻之大,相信其他學者難出其右。

(三)對香港經濟前景之研究
曾基關心香港經濟前景,不認同政府的積極不干預主義和缺乏發展策略的政策。但政府倚重大專院校芝加哥學派的經濟學者的支持,強調小政府及所謂審慎理財,抗拒制訂經濟發展策略的要求,無視自八十年代中起香港工業空洞化現象。故曾基於九十年代便不斷撰文批評香港經濟走向「曼克頓化」及只倚重金融業之害處;他更研究香港與內地,特別是與廣東經濟融合的問題,多次在香港及內地的學術研討會以此為題發表論文,提出政府的對應之道。當特區政府大力吹噓自由行、CEPA(內地與香港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人民幣離岸中心等中央援港措施的好處時,曾基於發表 “The Hong Kong Economy Under Asymmetric Integration: Structural Transformation or Distortion?”(2007,7(2),35-63)論文,指出兩地經濟融合是經濟實力不對稱的融合,若特區政府不能優化產業結構,繼續無所作為,恐怕香港經濟前景堪虞,足見曾基對香港經濟前景憂心忡忡,大異於主流芝加哥學派經濟學者的盲目唱好。此文不單針對特區政府的經濟政策,對中央亦極具參考價值。曾基對香港市場的競爭狀況亦甚感興趣,早年研究香港的競爭政策,曾訪問多國的相關機構,交流競爭政策與立法經驗,對推動香港競爭政策立法不遺餘力。

啟發學生思維、教學表現優異
曾基除了研究成果豐碩所外,教學的表現極其優異,多年來其教學評估(Teaching Evaluation)表現均高踞經濟系的前列,多次獲頒最佳教師獎。他學問淵博,見解獨特,配合現實,用淺白的語言向學生傳授艱澀的課題,激發學生思維。當學生知道他快將退休時,就爭相修讀他的課程,因人數眾多,多次需要轉換到大課室上課。同學及校友們皆以曾修讀曾教授的講課為榮,對曾教授的突然辭世均深表惋惜與哀傷。

令人敬重的公共知識份子
無可置疑,曾基是香港其中一位最受敬重的公共知識份子。他始終如一,就讀港大時是學運「社會派」的領袖,任教浸大時仍貫徹其關社精神。最值得一提的是我們參與有關本港人口老化及如何制訂退休保障政策的討論。自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後,香港各界開始關注香港的長遠發展問題。由於港英政府雖自七十年代設立簡單的社會保障制度,但無法應付人口老化的退休保障問題,社會各界對此眾說紛紜。我系同事多建議成立中央公積金,商界則反對任何供款式的退休保障制度。當時兩間大學的經濟學者亦不贊成,認為個人會為其退休生活籌謀,在資本市場投資的表現往往更勝過中央公積金。港府為表示科學決策,遂於1987年由當時港府經濟顧問馬敬廉(Alan McLean)主持圓桌會議,邀請學界及商界的經濟學者出席研討。我系多位同事出席,會中我們極力推薦成立中央公積金,曾基的發言理據清晰,力駁持相反意見的前港大經濟系系主任張五常教授,爭辯之激烈,前所未見。

會議結束後,馬敬廉撰寫報告,向港府宣稱經濟學家認同不成立中央公積金制度。我們認為這一報告立場偏頗,因為當日會議未有結論,亦無投票,該報告亦未列出我們贊成的論點,於是我系去信港府強烈表達不滿,更在《信報》申述論點,與馬敬廉在《信報》筆戰數回。此事當時甚為轟動,我系各同事都熱烈參與討論,而曾基則是我系參與這次大辯論的大腦,他思慮慎密,條理分明,能言善辯,令對手難以招架。

港府對我系就退休保障問題的堅定立場及積極表態頗感驚訝。浸大經濟系開創了學術界公開挑戰港府經濟政策的先河,加上我對公共財政政策及曾基對於金融政策和發展策略不時作出批評和建議,當時傳媒曾稱我們的另類立場為「浸會學派」。曾基和我都不介意這種稱謂,這表徵了我們關心社會經濟發展和民生福利的立場,也可視為曾基當年港大「社會派」精神的延續。1994年前港督彭定康推出「老年退休金」諮詢文件,由當時的勞工處處長林煥光負責推介,當時有多達數十位的大專院校經濟系教授/講師聯署,在報章刊登聲明,反對彭定康建議。曾基和我都拒絕聯署,最終彭定康在商界、學術界及政界的反對下撤回動議。今天周永新教授應特區政府邀請,完成退休保障的顧問研究,提出老年金建議,但涉及新稅和供款。特區政府卻指問題複雜,對周教授的建議暫無立場,亦不表態,這種積極不關心的治港手法,怎能教人信服?想不到當前特區政府竟採取了八十年代港英政府同樣的保守政策。曾基和我們多年來爭取成立健全的退休保障制度的努力,恐怕會盡付流水,每念及此,唏噓不已!

曾基辭世,老將凋零,浸會學派的承傳,還看這一代學人。際此亂世,趨炎附勢、指鹿為馬者眾,更覺曾基風骨峭峻、剛正不阿,無懼的彰顯了一個知識份子可貴的良知。回望曾基璀璨的一生,他果真是巨龍口中的一顆耀眼明珠,閃爍生輝,照亮香江,啟迪我們。
曾基,我們永遠懷念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