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縫中求存,奮勇向上的野草

劉山青

  一個風雲的起點,在一個風雲變色的前夕,離開了我們,結束了一個年代!

 

曾基 一個七十年代的名字,一個關心社會,參與學生運動的一群,經常掛在嘴邊的名字。

他領導我們與親中派學生鬥爭。他是一個風雲的起點。那時的女同學問我:「不知將來,哪一女子會是他的妻子?

其桀驁尚如斯,口頭彈:『超!』,不屑世間權威,他本身就是一個權威,他的朋友可能感到他難於親近。

近年我知道他常常獨自飲酒後,每每找他飲酒。好奇怪,他從來不主動找我飲酒,卻在去世前四天主動約我飲酒。這是第一次, 竟也是最後一次。

在言談中,,我明白到他的一生與天鬥,與人鬥,恆念自己中四時當童軍,荒野求生,獲頒女王童軍獎章的往事。

他在其小說《光暗時空》中描述自己一代是在石縫中求存,奮勇向上的野草。

他在患病做手術後,十多年來,每晚備受痛苦困擾,極需堅強意志支持。

我和他曾談及年老和死亡,他很豁達,明白世事無常。

此刻,我想到一齣西片《此時此刻》,一個小女孩在花園找到一隻受傷的小鳥,她媽媽告訴她:『當心,那是小鳥應該死亡的時候。』

他一生關心民主,在另一個風雲之前離開了我們。就讓我們記念這顆高貴的心靈吧。

劉山青 涕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