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懷念曾澍基!

李植悅

  我1975年剛進香港中文大學讀書,不久便透過畢浩明介紹認識了在中大唸工商管理碩士的曾澍基。 我開始積極參加學生運動,特別是學生報的編輯工作,並籌組級社和跟畢浩明等參加學生會競選。曾澍基和馮可立等都是當時學生運動“社會派”有名的理論家,所以不時都會串聯、碰頭聊天、聽聽他們對國家、社會和大學生運動的意見。

由於談得投緣,也為了解決住宿的問題,方便上學和搞活動,1976年我便和曾澍基、畢浩明等七人串聯同住赤泥坪村34號二樓,號稱“赤泥坪34號公社”。當時譚家哲住我們樓上,張文光和張健波住33號,陳毓祥住果園,好不熱鬧。白天上課、搞活動,晚上書生論政,激揚文字,指點江山,經常通宵達旦,好不浪漫!有時晚上聽曾澍基和譚家哲的討論、辯論,才深知自己讀書不足,當時的水準和他們相距甚遠,在曾澍基的指導下我才開始讀西方現代哲學的書,尤其是新左、存在主義和法蘭克福學派的代表性作品,所以曾基是我的啟蒙導師之一。

當時,年少氣盛,我看不順眼的老師不去上課,認為不好的課本也不會去翻,但對曾澍基隨口給我的書單,有意無意間提及的文章我都儘量去讀,因為一直很佩服曾澍基的學識和分析、研究能力,不論什麼題目,只要他一頭栽進去很快就是專家。

畢業後再常碰頭已是“匯點時代”,曾澍基是匯點的發起人之一,我是稍後在1983年才加入,他卻因反對匯點主流支持“彭定康政改方案”在1993年離去,但我也一直不同意他的觀點,從此,各自忙事業,我便沒有再和曾澍基深入討論過問題。

匯點在中英1982年談判開始後便是第一個公開支持香港“民主回歸”中國的香港民間組織。匯點高舉“民主回歸”的旗幟,給當時香港的民主運動指出了目標和方向,成為民主派的主流意識形態。到1990年《基本法》頒佈,民主運動的注意力集中到過渡政治制度的具體方案,匯點內部開始出現明顯的不同意見,到“彭定康政改方案”推出,曾澍基和另外幾位匯點比較有影響力人物反對匯點主流支持“彭定康政改方案”,和匯點主流意見分裂,而當時匯點主席張炳良認為曾澍基等人的去向,對匯點有重要影響,所以在曾澍基表態離開匯點的那個週六,張炳良花了整整一個下午,在灣仔YMCA努力游說曾澍基等留下,繼續一起推行“民主回歸”運動,但都沒法改變曾澍基離開匯點的決定。曾澍基等離開匯點的決定,令我個人困惑了好一陣,因為這是第一次我和曾澍基對比較重要的社會運動、政治事件和策略的意見、信念有那麼大的分歧,當時張炳良因為博士論文要經常來回香港與英國之間,我常以匯點代主席身份,直接面對、處理幾位匯點重要人物與主流意見的矛盾,挺感受壓力,但我還是堅持了匯點主流意見經過兩次會員大會通過支持的“彭定康政改方案”。我和留下來的匯點人都一致認為曾澍基是有原則的人,不是投機分子,不是為丁點私利出賣自己的良知和原則。建制派以利合必以利分,民主派以意識形態合必以意識形態分,曾澍基是和我們有不同意見而離開匯點,只能彼此尊重,各從其志。

曾澍基是個很好的理論家、學者。他對基層有同理心、有真關懷,也不囿於象牙塔。重視社會實況、實踐,不會只在紙上談兵,有中國心的知識份子、有中國知識份子的風骨,兼得西方知識份子的理性和嚴謹。如果不是身體和健康問題,毫無疑問他在學術的成就會更多、對社會的貢獻更大。曾澍基不是個很好的組織人,但他積極參加、經歷了上世紀70年代香港大學生運動“火紅年代”的“國粹派”與“社會派”的分裂,當時他是“社會派”的其中一位思想導師;匯點的成立高舉“民主回歸”,他是發起人之一和主要理論智囊。其後因政制方案而分裂,他選擇離開,以至今天社會面臨真假普選的抉擇和分裂,他還是堅持原則,意見有理有據。所以無論我是否同意他觀點、意見和選擇,我都衷心尊重他、尊敬他。

  永遠感謝曾澍基對我的啟蒙!言猶未盡,哀思無限,謹以下面的詩歌懷念曾基:

《關於超級月亮的懷念》

剛傳來噩耗

窗外的超級月亮就被烏雲籠罩

但月光仍然高高的照

哪是你眼光和灼見的穿透

要給我什麼預兆

我參不透

正如你那次突然離開後

我開始有點迷失苦惱

不是約好回歸後

我們從西向東走到界限街的盡頭

一起喝酒一起喝問香港歷史的起由

從不知道你轉世想做個天文學家比天高

我想我還是留在地球陪它自转轉在地面上繼續慢慢跑

不如 趁著超級月亮我們再約今年中秋

莫斯科紅場列寧的墓道

你替我解釋一下普列漢諾夫《政治遺囑》的深奧

我剛從布拉格黃金巷22號回來帶著卡夫卡的手稿

向你投訴閱讀《興建中的中國長城》的枯燥

還是請你喝1953瑪高

哪是鄧麗君的酒

再唱34號公社好!

“I … was … mesmerized by the translations of Franz Kafka and Karl Marx. …If there

were a next life, I suspect I would want to become an astronomer.”

曾澍基 “A Few Personal Words” www.sktsang.co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