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在我心

嚴愛群

  生命不在於長短,而在於有否意義。

我的摯愛六十四歲去世,但他的生命充滿意義。

他曾多次告訴我,無論他什麼時候離去,他已是無悔無憾。在他最關切或重視的三個社會經濟問題上,他作出了巨大的貢獻,包括港元聯繫匯率、二元經濟和香港的競爭政策。

我們相遇於曼徹斯特大學的學生時代。他的才智,他對不同事物 (包括經濟、政治、歷史、藝術、天文學等) 的知識,他的友善待人和待朋友們的慷慨,都深深吸引了我。我們結合後,更融為一體。我們知道大家心中所想,不須假以言詞。不過,我們還是有著很多知心話,我相信他告訴了我他過去的一切,由青少年時期到學運領袖等。

即使我們心意相通,我仍然不易完全理解他罹病後這麼多年裡承受的苦楚。過往的研究顯示食道癌病癒者平均可享壽十至十二年。他知道自己會有十二年,這是何其準確。他能這樣預測自己的壽命,應足以證實他不是一般的經濟趨勢預測者了。

近年,我的摯愛似預見他的時間有限,健康日益衰退,使他深受各種苦痛折磨。現在回顧,他應已開始準備讓我面對這终將來臨的一刻。他熱愛體育,喜愛看足球、網球、一級方程式賽車。他也十分喜歡駕駛,我們一起自駕遊在許多地方留下難忘的記憶。例如偏遠特別的地方,像挪威的海岸峽谷、冰島的環路、美國大峽谷、加拿大洛磯山脈、瑞士阿爾卑斯山脈、北海道、塔士文尼亞島等。但兩年前他不再在香港駕駛,每次出外都是我作司機。現在我明白他的原因了。

我的摯愛逝世,雖在意料之中,
我還是十分突然,痛楚難以忍受,我心裡的空虛再無物可填補。值得安慰的是,在最後的時刻裡,他沒有多大的痛苦。他不止一次告訴我,不願再回醫院,十二年前與癌疾搏鬥的經歷依然在目。他不怕肉體的痛苦,卻不願忍受困在醫院病床的不自由。現在他的意願實現了。他離去之前還有不少其它意願,例如往南極旅行,探訪Machu Picchu遺跡,我再不能與他同去了。但至少我可以滿足他的一個意願,就是對他說,他是我從來所碰到最富有智慧的人!

我的摯愛有許多愛護和尊重他的朋友。他的朋友,以至他或許可能有的敵人,均一致讚賞他的智慧和分析頭腦。他曾抱怨說我從未說過他智慧過人。對我來說,我的摯愛像一個孩童,需要人呵護,做對了事希望得到讚揚。他不懂家務,也不知家中食油放在那裡,並且不會換燈泡。我從沒有當面讚揚他,卻一直在心裡以他的成就深深為傲。

我感謝我的摯愛與我分享生命。好時光我們一起歡樂,壞的時刻裡我們更愛對方。

他永遠在我心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