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盡波劫兄弟在

黎則奮

曾澍基是火紅年代的經典人物,是同代和六、七十後的思想導師,盡領風騷幾十載。他最近在家中意外驟然離世,死因荒誕,充滿存在主義色彩,不啻是知識初戀時期深受尼釆哲學思想影響的曾基底生命存在荒謬的寫照。

曾基的一生,標誌着本土戰後新生代在中國與香港之間的歷史夾縫中的成長與掙扎、徬徨與吶喊,他的離去,亦象徵了一個時代終結的開始。因此,同代對他的辭世特別沉痛哀傷,我亦百感交雜,不期然墮入無盡的思憶裡,不能自已。

作為同年生的同代人,我慶幸在大學時期認識到亦師亦友的好友曾基。不必諱言,我真正的學問和知識基礎,不是從課室的教授學習的,而是與以曾基為核心的一群社運份子針鋒相對辯論和互相切磋得來的,那段歲月影響一生,永誌難忘。

曾基和我都是當年所謂「社會派」的核心人物,與受毛澤東思想和民族主義熏陶的「國粹派」激辯學運和社運的路向,以及中國和香港的主次矛盾問題。表面上,那些爭論已成歷史,實際上卻不斷重復,只是在不同時期以不同面貌呈現出來而已,至今仍然延續不斷。令人遺憾又諷刺的是,因着不同的人生際遇、練歷和思想轉變,今天大家已經各有所向,分道掦鑣,走上不同的道路,甚至對立面。

近年來,我與曾基已甚少見面,相聚不多,不能不承認是刻意避免無謂的政治爭抝損害友情,反而面書上的交流較多,每每是在日常生活上的細節展示關懷,以及共同回憶過去大家熟悉的事蹟。想不到早前還看到他用英文記述他
一生最愉快和不愉快的歳月,出事當天下午他剛上載神采飛揚的最新肖像,轉瞬間便陰陽相隔,從此永訣。

同代好友要為追思曾基出本紀念冊子,我好想寫點東西,但千言萬語,思緒紛亂,感情複雜,實在不知從何說起。

前年是九七年創辦的進一步出版社成立十五周年,江瓊珠等人力促我撰寫回憶錄誌慶,但因要為生活奔波,俗務繁忙,結果我只能口述,由江瓊珠筆錄、張月鳳編校,完成上卷,記錄生平所見所聞至九七年回歸,全書十六章,共十幾萬字。書本至今沒有出版,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不想傷害朋友尤其是曾基的感情,也許多年或在我離世以後,回憶錄才會面世。至於九七年後至今的下卷,涉及在世的人物更多,情節更加敏感,恐怕要自己真正退隱江湖後,才可能有機會親自執筆,但能否成事,真箇是天曉得。

翻看回憶錄的文稿,有一段記錄了我和曾基的齷齪,解釋了雙方情理交錯、愛恨相纏的關係,君子相爭,不如不見。但歷盡波刧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何況我記得曾基曾經教我,現實有多重層次(Different levels of reality),不必事事與革命和意識形態攸關,毋須執著,我相信他日黃泉相見,來世再會,大家又可言無不盡,相談甚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