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好友 曾澍基

王國柱

曾基是我結婚時的伴郎,可能不是很多英皇乃至港大的同學和朋友知道。

60年代末70年代初,年輕的我們是英皇(King’s)中六中七文科班和港大一年級(地理系)的同窗。校園內,他當社會派中堅人物的時期,我只是個游離分子。

港大畢業後,我們曾在同一所中學(深水埗佛教中學)任教;再後來,我們同是一家公司(洛奇)的股東;不過這商業項目沒有成績。

期間,我所熟悉的曾基,看似很酷 (cool),但我們卻是很要好的朋友。我們連同另一位英皇預科同學號稱三劍俠,我們一齊行山,常從山頂走到香港仔。他曾教我游泳,我沒學成,還差點把他揑死;跟我們(我和準太太)外出吃飯、喝酒(中環富麗華劉伶吧,其中一次還是掛十號風球下)、家里打麻雀。我結婚時他是伴郎。

我和曾基的母親是街坊、和他的弟妹 (樹明、鳳娥) 都認識。

80年代初以來,我們各自忙碌,少了閒餘生活上的往來。但他還是把我引進了匯點,並當了第一任財政。他結婚了,走上了經濟學者的道路;我也離開香港到澳洲求學。在還沒有電郵的年代,我們只有幾次的書信往來。他的字跡可真夠格啊!

他病時,我到醫院探望他。現在,他走了!我除了震驚、悲傷之外,也就寫下了這些有關曾基和我,朋友之間往來的一鱗半爪,讓大家多一點了解曾澍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