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曾澍基老師 (節錄)

 浸會校友

初會老師,乃於大二,授我等「經濟發展」學科。見其獨特之髮型,與心中之學者形象,不大相稱。細觀其貌,卻隱隱見其學者之風骨。老師學識廣博,治學嚴謹,見解精闢,諄諄教導,我等皆獲益良多。

憶去歲十二月,我等與老師相聚於馬會滿貫廳。老師好紅酒,故有一學長特備佳釀,與師暢飲。美酒佳餚當前,暢談往事、世事、經濟事,誠樂事也。話別之時,相約來年再聚。無奈自此一別,竟成永訣。

噩耗傳來,殊感哀傷。生欲敬而師不在,歎奈何。憶往昔,情難禁;雖永訣,情猶在。唯願老師,早登樂土,享天堂之歡。

黃文驥 (1983年畢業生)

大學年代中最幸運的就是遇到好老師,曾基是其中之一,他授課深入淺出,有幸他是我論文的導師,讓我獲益良多。有一次因工作緣故回浸會,一踏進走廊,在我身後有人叫我全名,原來是曾基,沒有想到他從背面也可把我以認出來,很是驚訝!隨後在他辦公室聊了很久,包括他之前患病的種種分享和退休後的計劃。還記得有一次在他的"主場"喝酒,見他隨和的和侍應們閑聊著;之後他聊起以前和太太去了不同的地方旅游,最喜歡的地點是青島。記得他說:喝完紅酒白酒後,一定要以香檳作為完美的結束。愛酒的曾教授,我會永遠懷念你和你的教導。

黃雅麗 (中國研究經濟專業1992年畢業生)

曾師賦予年青一代的鼓舞,是他的文人氣節。他在動盪變革的年代,以扎實的社會分析方法指導着後學。1989年入學是特別的一年。當年,曾師的愛徒鄭毓盛老師,帶領着我們剛踏進大學之門的小伙子,在陳文鴻教授CERD辦公室,浸大與中大學生奮進於思考與辯論之中,閱讀着非主流的變革思想,延續着對知識追求的熱枕。

因遇良師,使我青蔥歲月裡,追求過夢想,擁有過理想,燃起我們六四火紅年代一輩大學生,對社會公義的追求和反思。縦然對人生價值仍然枉然無知,但大學時代老師們培育我們的人文精神,至今未忘。曾師,影響着我們浸大經濟一代人,各自密密耕耘守住我們的理念,永遠懷念您!

蕭國強 中研經濟1989屆學生

曾博土是一位帶點高傲但極具才華的老師。當年我們一班同學對你都極為推崇,渴望上你的課。猶記得你當年在眾多同學中揀選我為你的研究助理,其實我至今都不明白為何你不揀選別的同學,他們都比我優勝,讀書比我勤力。也許你希望揀一個資質拙劣一㸃的,從而可以給他多一點的栽培。在過程中,我認識了許多理念,使我對計量經濟學產生了興趣。在畢業時、你也在我找工作一事上給我幫助和鼓勵。只是,我在這些事情上都辜負了你對我的期望。我從心底裡想向你說聲對不起。

你的學生 盧偉生

1987年浸會經濟系畢業生

作為 BBA的第一屆的畢業生,我對曾教授的離世感到難過。曾教授與胡敦靄老師是當年浸大的中國經濟專家,對經濟系的學術地位有極大貢獻。

 

Daniel Le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