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摯友曾澍基 青年時代及其他

王卓祺

  我認識曾澍基已經40年有餘,這位老朋友是我大學學長。當年我倆一同參與70年代的學運,畢業後又與其他朋友一同創辦《文化新潮》雜誌、《匯點》論政參政組織、《香港社會民主基金會》智庫等,嘗試透過知識份子的努力,改革社會。在我的成長路上至今天臨近退休之年,曾澍基總是在我左右。我們有太多共同走過的日子。近日不時覺得若有所失,好像少了點什麼東西。總是問自己,若曾澍基還在身邊,他會怎麼思考這個問題。

 

在他退休前後那幾年,差不多每一至兩個星期,我便找他在「快樂時光」把酒談天。我們言無不盡的,不止於社會、國家大事,還上至「第一因」的宇宙起源,下至黃金、股市、樓市;當然還有月旦同代人物、馬列毛以至凱恩斯炒股趣事。那種談笑間的暢快,如沐春風。

 

這位學識及智慧令我欽佩的好朋友,卻在大學時期,從不以老師教授的學問為參照標準,考試才現身,要教授出通告「緝拿歸案」。基本上,他是自學成材,好像毛澤東當年在北大圖書館博覧群書,打好他紮實及深厚的理論基礎。這種以文獻為追尋學問的方法,若缺乏了他的天資及融匯貫通的能力,當然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做到。

 

曾澍基一生不斷超越和超越自我,有尼采「超人

 (overman)的精神素質。不過,他從未以超人自許,並曾提及要批判尼采的個人主義及唯心學說。但他亦為尼采辯護,認為尼釆認同納粹主義是荒謬的説法。從馬克思、黑格爾、尼采、沙特、馬古沙、佛洛依德、毛澤東、鄧小平等抽象哲學或較具體的政治經濟分析、批判理論、精神心理分析、長波理論,還有朱光潛的馬克思美學,以至工商管理、經濟學、外匯黃金炒賣心得,曾澍基都有獨特的見解。若缺乏了尼采不斷超越自我的超人素質及過人智力,根本不成。我深信,在他心底裡,曾澍基對我輩嘉譽他為尼釆精神型超人,亦會欣然笑納!

曾澍基一生不是生活在雲端,他有融入現實世界的積極生活態度。他在《文化新潮》回應陳冠中的讀者來信時,坦然承認:「我這個馬克思主義理論家竟然朝九晚五做其中環young executive時,我只好還以苦笑,那似乎是表達無可奈何但又自信的唯一適當符號。」

 

在大學修畢政治、哲學後,他在二十六歳時轉讀工商管理碩士,並入職金融機構從事黃金及外匯買賣,體驗金融資本生產關係內的矛盾心情及非理性一面。後來他參與成立匯點及成為經濟學者,以透徹的政治經濟分析及專業經濟學識,積極影響公共政策,亦是不在雲端,接受現實矛盾的嘲笑、煎熬及挑戰。當年二十七歳的他,在《文化新潮》用素奇的筆名解釋疏遠德國法蘭克福學派哲學大師馬古沙(Herbert Marcuse)的理由:「他有著太多的理想和激請,而且學院味道過重,在眼前現實裡,我明顯地看出世界從不因理想而改變……。」

 

今天,曾澍基已離我們而去。他一生有沒有遺憾呢?他在奧巴馬2009年當還第一任美國總統之時,已向我表示,美國根本不可能徹底解決華爾街製造出來的金融危機,奧巴馬應遲一屆當選,才能夠有較好政績。曾澍基這種戰略思維的洞見,令我徹底折服。

 

曽澍基可說生不逢時,一位鼓吹政府應該有較強角色介入經濟事務的經濟學家,卻遭遇着相信自由經濟的政府;現屆政府雖有機會改弦易轍,但是他礙於健康未能有太多貢獻。人生一世,有幾多位像清乾隆皇帝,能夠在晚年自稱「十全老人」。以曾澍基入世的態度,不活在雲端,他的成就自有公論。他的一生應該無悔!

 

我這位學養淵博、思想獨立,但又入世、不斷超越自我、有尼采的精神型超人影子的好朋友,終其一生,熱衷於追求知識、體驗生活的真味、社會進步及公義,是香港少有的真正知識份子。

曾澍基,你的音容永在我心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