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二元經濟到二元社會 懷念剛離去的曾澍基

劉廼強

  我三十多年的親密戰友曾澍基匆匆的離開了這個世界,平白錯過了馬上開場的又一次政治「完美風暴」。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我們力排眾議支持國家於1997年恢復行使主權,實行港人民主治港;九十年代初我們力拒「匯點」內部的錯誤路線,反對支持彭定康的「三違反」政改,與王卓祺等一起退出「匯點」;最近曾澍基與王卓祺還在探討民主和香港前途問題。他卻突因食而噎,傳來噩耗,「都冇你咁好氣」了!

好傢伙!你這才子這就走了,剩下的許多理論還未發揮,我只能在這裡選擇性的作狗尾續貂,以免失傳。

於回歸前夕,曾澍基預測香港未來將是「二元經濟」:當中一元是高增值低就業人數的環節,同時存在着另一個低增值高就業人數的環節,並預言香港將會「曼克頓化」。近二十年後的香港,二元經濟十分明顯,曾澍基不幸而言中了。

很奇怪,於回歸之後,曾澍基較少在他原創的「二元經濟」這議題上再作發揮。而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香港今天很多問題,其深層次的原因之一是二元經濟。今天很多人不是說香港社會撕裂嗎?二元經濟必然產生二元社會,二元經濟兩個環節之間缺乏連接溝通(這才叫做「二元經濟」),社會不可能不撕裂。因此,要縫合社會,可以採取各種修修補補的方法,但正本清源,還要從香港的經濟結構入手。

大家不妨放眼望去,我們已經不可能以簡單的方法去描述今天的香港。你說香港清廉,但我們的前政務司司長因為涉嫌貪污,正在受審;我們的前特首被廉政公署調查了兩年,還未有結果公佈;而前廉署專員剛被調查完畢,雖未涉貪污,但其使用公帑卻被指有欠恰當。你說香港英語水平下降?但香港於回歸之後有近百萬人回流,當中有以十萬計的年青人在英語國家中出生或長期生活,英語十分流利;再加上大量中產孩子在國際學校和外國以英語接受基礎教育。以絕對數和人口比例計算,香港能操無本地口音英語的人比任何時期都要高。但是另一方面,中產階級以外的一大片,英語水平普遍下降卻是不爭的事實。

以上述的例子作為窗口,我們可以窺見,操流利英語的人跟其他人,雖然同時生活在香港,但他們明顯是過着完全不一樣的生活,看不同的電視節目,吃不同的食品,聽不同的音樂,看不同的漫畫,去不同的地方渡假……因而日常有不同的話題,對社會事物有截然不同的看法。香港是百萬富翁密度最高的城市,住在山頂的人,跟住在深水埗籠屋的人,是活在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還有更重要的一點,就是這兩股混不在一起的人,他們的價值觀念,特別是身份認同都大不一樣。

對於「英語人」來說,他們在一個純粹中國化的社會中會格格不入,所以很難完全認同自己是中國人。他們在香港也是「居民」身份,雖云「永久」,香港始終只是他們當前的居住地,他們的屁股從來都沒有牢牢的釘住在這裡。

因此,香港有什麼風吹草動,或者他們對香港有什麼不滿,這些「居民」們腦袋中第一個浮現的就是「移民」— 雖然因為種種的現實考慮,他們最後大多未必真能離開香港。但香港有一大群身居要津的「成功人士」,對國家沒有認同,對香港缺乏歸屬,時刻都可能有離開香港的打算甚至行動,這個社會很難真正穩定。更大的問題是這些人被普遍認為是香港社會精英,順理成章的是香港未來治港人才的所在,從政者英語說不好的,被人恥笑,被社會歧視,例子已經有不少,港人已經習以為常,甚至習非成是了。

我們不要忘記,二元經濟當中金融等高增值環節中,還有大量「海歸」。我只能說,「海歸」對國家的認同,對香港的歸屬,都很不穩固,跟中產「英語人」於許多方面都更加接近。所以有不少「海歸」特別排斥「蝗蟲」、「港漂」。表面看來很奇怪,但是從「存在決定意識」看,其實很容易理解。

所以,二元經濟的影響十分深遠,需有先見之明及寬廣視角,曾澍基還可能末完全參透。這應該是一個學術研究的課題,有待如港澳研究會之類組織來認真處理。這裡只作一些初步的看法。

首先,香港不可能參考曼克頓,因為紐約居民可以隨時遷往鄰近生活成本較便宜的新澤西。但香港居民因為主要是「一國兩制」的原因,很難在深圳以至珠三角地區居住和謀生,更不說非廣東話地區了。二元經濟多少是「一國兩制」限制居民流動的產物,如何促進陸港兩地人員自由往來應該是釜底抽薪的方法,但第一個反對的卻偏偏是長期固步自封,害怕「陸沉」的港人。決策者一定要從大從遠作考慮,香港一定要對內開放,一定要與珠三角經濟區融合,港深同城化勢在必行。

曾澍基明知二元經濟所帶來的許多不良後果,所以鼓吹香港要像新加坡那樣維持一個完整的經濟體系,避免「曼克頓化」。我持不同的意見,認為香港只是中國的一個城市,毋須這樣做。我們曾就此公開作辯論,最後還是各持己見。現在看來,「本土經濟」已完全不切實際,但於上述經濟融合的同時,我們一定要盡快致力擴闊香港的經濟基礎,產業多元化,工種多元化,逐步模糊二元的分隔。

此外,一些公共政策也要有所改變。例如要防止直資學校濫泛,造成沒錢便不能享受優質教育(即便是印象而並非事實),普羅大眾孩子注定要失敗於起點上的不公。甚至中學分區派位也會造成有錢人、好區、好學校的客觀效果。實踐證明,富人窮人雜居是最好的城市規劃。

哲人已逝。但願後來者比我們更愛國愛港,更具智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