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了, 曾基 !

黃醒華

噩耗來得突然,心感傷痛。

剛計劃好的結伴旅遊 ,不成行了。

你的離去 , 引發我無限思念 , 無限回憶。

四十年交往, 亦師亦友。

大學的年代 , 我們通宵達旦、論人生、談理想。

積極參與學運、社運。

席間你一句:我們是少數派,就叫 “社會派啦 ! “

超脫自我,客觀分析, ,揭示了當時學運爭論的核心問題。

自此引起巨大迴響,影響後學至深。

精僻的論斷令人折服,成為當然的思想領導者。

你清醒,獨立思考,求真及堅持理性。

主張民主回歸,堅定站穩港人立場,恆久不變。

聯系匯率、二元經濟之論述更無出其右。

是唯一堅守信念,不受虛名誘惑的學者。

是真正愛國、愛港的經濟學家。

我曾看不起你個子瘦小,挑戰你在跑馬地跑圈,

我竟然輸了,我沒想到你有堅強意志、驚人耐力。

所以你告訴我生病時,我很久才相信是真的。

戰勝癌魔後,你深入研究香港社會公平競爭的立法。

你曾說:我回來了, 壟斷財團有難了。可惜天意弄人,

香港失去了一位為確立公平競爭框架而奮戰的鬥士。

我們都厭惡歷史被歪曲,更不恥欺世盜名者。

我們成立華基基金,要將我們共同經歷過的年代的真實文獻、

完整無誤放於網上,對歷史作最坦誠的交代;

並為後來者提供正確資料。工作剛剛開始。

曾基, 我必將這項工作完成,把我們經歷過的時代記憶,

永久放在天域 。他日你我重遇在雲端,大可舉杯月旦世情,

遊走於銀河邊際。

黃醒 頓首

Comments are closed.